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柔清梦de博客

 
 
 

日志

 
 

【原创】乡情——我的家在东北的松花江上(七)  

2013-03-24 12:24:10|  分类: 怀旧思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乡情——我的家在东北的松花江上(七) - 风柔清梦 - 风柔清梦de博客
哈尔滨的冬泳与东正教的“洗礼节”
        小时候不知什么是“东正教”,更不知道还有“洗礼节”。直到今日的我对于来自西方的宗教派别依然是懵懵懂懂。
      记忆深处牢牢记得:每年的隆冬季节,松花江被厚厚的冰雪覆盖着,天地间白茫茫的一片。那时江南江北的交通就便捷了许多,在冰面上连走带滑的用不了半个小时便可以到达彼岸了。那时候大自然的气体是清新的,宇宙间的空气是纯净的,没有“厄尔尼诺现象”也没有地球的“温室效应”。哈尔滨的冬天就是天寒地冻,嘎嘎的冷,刺骨的北风吹到脸上就像刀割的一样疼。
       哈尔滨人天性好动且性格豪爽,正如我在开篇所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严冬丝毫没有能妨碍人们强身健体的欲望,那时候早上去上学的路上,总能看到赤裸着上身穿着短裤的,沿街道跑步的“怪人”。要知道严寒的冬季,哈尔滨每天早晨的气温总要在零下二十五度以下。在我记忆中做这种超极限运动的人在当时的哈尔滨可是大有人在。
       冰上运动自然是冰城人得天独厚的运动强项一直保持至今,而“冬泳”最早出现在报纸上应该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在这之前,肯定也有人尝试过冬泳,只不过没有引起社会和媒体的关注罢了。
       如今,冬泳已经发展成为哈尔滨最具特色的体育运动项目,丝毫不逊色于冰上和滑雪运动,已成为撬动哈尔滨冰雪文化的又一块瑰宝。一年一度的冰雪节期间,总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冬泳爱好者光顾哈尔滨,与哈尔滨的冬泳爱好者共同向人们展示这项被称为“勇敢者的运动”之魅力。在众多的冬泳表演者中间也不乏远道而来寻根追源的西方人。
        二十世纪初,随着中东铁路的建设,大批外国侨民涌入哈尔滨。其中绝大多数是俄罗斯人,他们信奉的是东正教。每年的一月十九日是基督教的“主显节”,而东正教则把这一节日最为纪念耶稣在约旦河受洗的日子。于是也称之为“洗礼节”。据说每年的这一天,神都要降所有的江河和湖水,所以,每年在1月19日这一天,侨居在哈尔滨的所有东正教教徒们都会穿着厚重的皮大衣,冒着严寒,浩浩荡荡络绎不绝地来到冰冻三尺的松花江江面上举行隆重的宗教仪式,庆祝“洗礼节”。这些教徒们在松花江的冰面上凿冰为池,(池中的水教徒们称之为“约旦河”)。然后,他们便冒着零下三十多度的严寒,跃入冰池,把全身浸泡到冰水中进行浸洗,他们坚信:只要在这一天经过河水的浸洗,可以洗掉受洗者的原罪和本罪,得到神的恩赐。年的这一天,我们这些放了寒假后整天跑疯的孩子们也像遇到了大事一样奔走相告:“老毛子又要跳冰窟窿了!”大家相约来到江边看“西洋景”。只见那些有钱的教徒开着小轿车,来到冰池前速战速决,来去匆匆。而穷教徒便没有这般潇洒了,但这也正是我们的最大看点,只见他们从冰池里爬上来,赶紧一阵小跑来到事先选好的避风处,换下湿衣后跑步离去。我想,不管是富教徒还是穷教徒,他们一定坚信只要怀着对上帝的敬畏和虔诚之心,经过在冰水里的洗礼,上帝就一定会赐福于他们,也正因如此,哈尔滨的东正教徒们才会年年如是,我们这些尚未“开窍”的顽童才有了每一年看西洋景的机会。
      于是乎,久而久之便有了后来的冬泳。——谨以此篇回忆献给哈尔滨每年一次的1月5日冰雪节。

  评论这张
 
阅读(369)|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