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柔清梦de博客

 
 
 

日志

 
 

【原创】让记忆说话——我的青葱时代{四}  

2013-03-11 19:59:53|  分类: 青葱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白桦林中的青春交响曲】之激情似火

          回想当年2000多万年轻人义无返顾地从全国的各大城市奔向广阔的农村,奔赴人烟稀少的边疆,可以说是世界人类史上从未有过的“大移民”!我们是怀着崇高的理想,怀抱着远大的抱负出发的。我们的出走,为共和国承担了巨大的困难,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撰写了一部史无前例的壮丽篇章。我们这一代人真的是不该被历史淡忘的人!当我在花甲之年的今天,重新审视我们当年的那一段历史,往事仿佛就发生在昨天,依旧历历在目。

       当我们经过近十个小时的路途颠簸,最终到达我们自己选定的处于大小兴安岭交界处的这一片被白桦林环抱着的神奇土地。大家风尘仆仆的从敞篷卡车上跳下来,一瘸一拐地揉着自己早已麻木的双腿时,心中竟然涌现出像当年革命青年到达了革命圣地延安似的豪情和激动。

       远远看见一群人在迎接我们,那是营长和教导员带领着1966年下乡的知青在欢迎我们呢。当看见领导不是现役军人,周围只有五、六栋板夹泥的平房的时候,有的同学脸上不禁露出失望的神情。随后我们被领到一个大食堂吃晚饭。食堂里的桌子凳子都是由白桦木的板皮钉成的,高的做桌子,矮的就是长凳,没有刷油漆,十分简陋。食堂的地就是压平了的泥土地。饭菜上来了,是馒头加猪肉炖粉条子。 饭后,由营教导员讲话:“我叫苏廷才,这位是副营长叫柴继贤。哈青原来叫哈尔滨红色青年农场,是1966年4月8日由395名哈尔滨知识青年来到这巍巍的兴安岭上伐倒树木,开垦荒原建立起来的。66年3月以后中央鉴于中苏边境日趋紧张组建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农建第一师和第二师。1967年10月哈青农场归入农建一师,改建制为:哈青独立营。哈青现在有一连,二连,三连和后勤连四个连队加上营部。一连和三连都在几里地外建新点,二连,后勤连在咱们现在这个驻地。为什么在这个深山老林里建点呢?这块地方有战略意义。小日本统治时期就在这里修过飞机场,咱们营部的十字街就是当年修的跑道,全是用石头砌成的道。这里是过了黑河在小兴安岭上唯一一块比较平坦的地方,有荒地可开垦。欢迎同学们来这里屯垦戍边,反修防修。以后你们就是光荣的军垦战士了!”我把营教导员的这番讲话理解为即是欢迎词又是“训话”。总之,不管今后怎样,现实是我们已经来到了我们向往的这块地方。

       经过两天的政治学习后便对我们进行了分配,我被分配到二连一排{基建排},同时分到一排的还有我的同年级同学陈金玉,姚洪国,赵惠臣,另外还有高二的胡伟,高三的丁大树。同时分到二连的还有我的校友玄乙萍,杜建新,贾宏图,梅丽,刘洪武{仅凭记忆恐有遗漏}我们都分别担任了班长以上级别的“领导工作”。当时深感肩上责任的重大,因为不但自己要做得好还要带领一班人,这可是我未曾想到的。

       基建排顾名思义任务就是盖房子,当年哈青的房子基本都是“板夹泥”的房子,这种房子的建造过程很简单,先是按建造面积平整出一块土地,挖出大约1.5米深的地基,用石头铺好夯实地基,再立起房柱子架起房梁和窗框,然后把木板钉在柱子里外两侧,往中间的空隙里填充和好的泥巴,填满一段再往上钉一段,很快,一面墙就完成了。最后等填好泥巴的四壁吹干后,在墙壁的里外都用细沙泥抹平,待房子干燥后,房顶上上铁皮盖子,一栋房子就基本完成了。

       不过,看似简单的工作流程,真正的操作起来并不那么简单!尤其对于我们这些刚刚走出校门,一点劳动经验和生活能力都没有的年轻人来说,面临的考验还真不少,要挖出1.5米深的地基需要用锹和镐,我们不会用劲,全靠蛮力,不到一天的时间大家就弄得满手血泡,那时也没有创可贴一类的救治物品,只好用手绢或纱布缠几道,继续干。因为早有心理准备,并没有一个战友叫苦,喊累而退却的。

       我清楚的记得,当时造房子工序里最艰苦最累的活要算挑水和在1米多深的大坑里和大泥!劳动工具和工作环境堪称原始,靠着一副脚板和一对肩膀供应着基建用水,水源地与工地相距大约一里多地,一天往返十几趟,个中的滋味真的是一言难尽,再说和大泥,这个活挑战的是体力和腰部的爆发力,想想看,把大堆的土和着一定比例的沙子还有铡成小段的干草用一种叫“二尺子”的工具均匀的搅拌在一起,和成干干的泥巴,然后再从大坑里用“叉子”一叉子一叉子地把这些泥挑到1米多高的坑外....,按理讲这两种工作应该是男生的活,领导也是这样分配的,但当时为了表现出自己“改造世界观”的决心和给班里的战士{我是班长}做表率,好多次我都主动抢着挑这些累活,重活干。当时的动机真的很简单,凭的就是一种激情和干劲,大家在艰苦的劳动中有意识的拼命锤炼自己,决心炼成黑皮,铁骨,红心的革命接班人。

      在我们忘我的工作中几乎每半个月就能造起一栋房子,不到秋天我们便陆续的搬进了我们自己亲手建造的房子里去了。劳动让我们挥洒了汗水,锻炼了筋骨,培养出了咬咬牙挺过去的精神,直到今天想起这些事情来仍然让我激动不已。

        就在我们到达哈青不久,毛主席6月18日亲自批示组建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生产建设兵团了!一师的编制扩大了,下设七个团,两个独立营。哈青改称一师独立一营。整个哈青完全沉浸在欢乐之中,人人都为加入解放军序列而欣喜不已,个个都对未来满怀憧憬。“6、18”这天就成了兵团的生日。我们照例象每次有“最新指示”发表的重要时刻一样,围着营部门前的操场进行了游行庆祝,晚上开了“颂扬会”。

 
 
  评论这张
 
阅读(281)|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