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柔清梦de博客

 
 
 

日志

 
 

【原创清梦律绝】七律.菊花诗十二首——步韵红楼梦菊花诗  

2013-11-16 12:42:20|  分类: 原创七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全本红楼梦120回图集(上) (转载) - akihiko - furutaniのブログ

 

 

七律.菊花诗十二首

文/风柔清梦

忆菊
    秋风秋雨引愁思,枯叶残藤柳败时。

幽境空坛霜落迹,寒亭深院雀声知。
     凄凄仰望离鸿远,切切怜香伴梦痴。

忆旧佳人魂骨瘦,三春过后守花期。

忆菊原玉

蘅芜君 (宝钗)

怅望西风抱闷思,蓼红苇白断肠时。

空篱旧圃秋无迹,瘦月清霜梦有知。
    念念心随归雁远,寥寥坐听晚砧痴。

谁怜我为黄花病,慰语重阳会有期。

 

访菊
     雨打庭廊信步游,玉珠敲断溅声留。

亭园阑下芳魂遁,清露霜前香韵秋。
     梧树临风寒瑟瑟,酌盅绯敛眩悠悠。

怡红尽兴吟诗客,遍地金黄簪上头。

访菊原玉

怡红公子(宝玉)
    闲趁霜晴试一游,酒杯药盏莫淹留。

霜前月下谁家种?槛外篱边何处秋?
    蜡屐远来情得得,冷吟不尽兴悠悠。

黄花若解怜诗客,休负今朝拄杖头。

 

种菊
     幽幽庭院弄锄来,饶有闲情簇簇栽。

绿叶纤柔逢雨活,初花娇艳暮秋开。
    吟风赏月金簪首,抚阮欢歌频尽杯。

 姝媚还须真爱惜,远离俗境断沉埃。

种菊原玉

怡红公子(宝玉)
     携锄秋圃自移来,畔篱庭前故故栽。

昨夜不期经雨活,今朝犹喜带霜开。
     冷吟秋色诗千首,醉酹寒香酒一杯。

泉溉泥封勤护惜,好知井径绝尘埃。

 

对菊
     燕陌重阳遍地金,经霜浸雨见秋深。

含香疏静闲堂坐,缄语凝神书案吟。
     不染凡尘非傲世,莫沾媚贱唾斜音。

时光苦守真情付,自爱芳华惜寸阴。

对菊原玉

枕霞旧友(湘云)
     别圃移来贵比金,一丝浅淡一丛深。

萧疏篱畔科头坐,清冷香中抱膝吟。
     数云更无君傲世,看来惟有我知音!

秋光荏苒休辜负,相对原宜惜寸阴。

 

供菊

寂寞无聊叹寡俦,只身单影对龛幽。

尝辛品苦趟先路,浸雨淋风到晚秋。
    独倚棂窗温旧梦,孤凝落日忆前游。

今生不悔曾经为,点点滴滴莫忘留。

  供菊原玉

枕霞旧友 (湘云)
    弹琴酌酒喜堪俦,几案婷婷点缀幽。

隔坐香分三径露,抛书人对一枝秋。
    霜清纸帐来新梦,圃冷斜阳忆旧游。

傲世也因同气味,春风桃李未淹留。

 

咏菊
    渺渺疏星冷月侵,光浮篱院寂无音。

端庄静蕴临风写,温婉盈香听雨吟。
     尽纸畅书幽女怨,只言难解醉花心。

感怀荏苒霞辉后,寡淡从容方到今。

咏菊原玉

潇湘妃子(黛玉)
     无赖诗魔昏晓侵,绕篱欹石自沉音。

毫端运秀临霜写,口角噙香对月吟。
    满纸自怜题素怨,片言谁解诉秋心?

一从陶令平章后,千古高风说到今。

 

画菊
     伫立深秋形似狂,丹青疏笔度思量。

描筋画蕊勤虚墨,聚叶成花尽染霜。
    日日东篱观瘦影,时时俯案问金香。

不通精韵休拈掇,自古多情叹落阳。

画菊原玉

蘅芜君(宝钗)
    诗余戏笔不知狂,岂是丹青费较量?

聚叶泼成千点墨,攒花染出几痕霜。
    淡浓神会风前影,跳脱秋生腕底香。

莫认东篱闲采掇,粘屏聊以慰重阳。

 

      问菊          
     万般幽绪任由知,默默无言伫院篱。

神倦情衰何事隐?心灰木讷悟怀迟?
    霜亭秋瑟凭惆寞,离殿寒蝉也有思。

难道坊间鲜智者?谁能破解镜花时?
 

问菊原玉

潇湘妃子(黛玉)
     欲讯秋情众莫知,喃喃负手叩东篱:

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开花为底迟?
     圃露庭霜何寂寞?鸿归蛩病可相思?

休言举世无谈者,解语何妨话片时。

 

簪菊
      簪钗鸾镜女儿忙,自愧疏慵怠靓妆。

常笑娇娘多秀癖,不言才俊尽诗狂。
     淡容柔嫩沾晨露,素帕清香带冷霜。

  鬟陋青衣羞惹眼,我行我故视无旁。
 

簪菊原玉

蕉下客 (探春)
     瓶供篱栽日日忙,折来休认镜中妆。

长安公子因花癖,彭泽先生是酒狂。
     短鬓冷沾三径露,葛巾香染九秋霜。

高情不入时人眼,拍手凭他笑路旁。

 

菊影
   雾霜蔽日暗重重,萧瑟秋风荡院中。

楼里偷瞄神韵近,廊前闲看妙玲珑。 
   颜容易老情常驻,倩影虽衰魂不空。

望断天涯痴梦碎,凡缘已尽悟朦胧。

菊影原玉

枕霞旧友(湘云)
     秋光叠叠复重重,潜度偷移三径中。

窗隔疏灯描远近,篱筛破月锁玲珑。
     寒芳留照魂应驻,霜印传神梦也空。

珍重暗香休踏碎,凭谁醉眼认朦胧?

 

菊梦
    一帘幽梦到华清,寒露盈香灯火明。

玉影娇容朦见蝶,婵姿娟魄竟相盟。
    白衣神女笛悠婉,霓羽仙姑萧咽鸣。

孤枕更深琼境远,空留回味忆缘情。

菊梦原玉

潇湘妃子 (黛玉)
     篱畔秋酣一觉清,和云伴月不分明。

登仙非慕庄生蝶,忆旧还寻陶令盟。
     睡去依依随雁断,惊回故故恼蛩鸣。

醒时幽怨同谁诉:衰草寒烟无限情!

 

残菊

深秋寒露浸霜欹,苦雨摧花凋落时。

香泪忍含飘浪泊,弱躯难负堕离披。
    半窗皎月知心病,满眼沉星怨夜迟。

荏苒风云频错过,眷留旧忆总相思。

    
残菊原玉

蕉下客 (探春)
     露凝霜重渐倾欹,宴赏才过小雪时。

蒂有余香金淡泊,枝无全叶翠离披。
    半床落月蛩声病,万里寒云雁阵迟。

明岁秋风知相会,暂时分手莫相思!

 

 

 

静态分割线

 

龙腾沧海 先生对于本文的评论,清梦深表谢意。现将评文呈上,衷心邀约喜好红楼的朋友们广抒己见,清梦愿起抛砖引玉的作用:

重读高韵,仔细品味,不由大吃一惊!原来,上次读这组诗,因神疲而未能尽悉其中神韵所在,几近走眼。这组以菊为题敢与曹雪芹较劲的诗,不仅未见败下阵来,而且在总体上稍稍胜出一筹。首先说明,博主能胜出曹大腕一筹者,除了依仗深厚的诗词功柢自信之外,尚有两个先决条件:其一、曹雪芹铸好了模式诗路,博主顺势依式而行(注意,只有诗词造诣达到可以登堂入室的水平,才可以做到依式而行,排闼直入,否则连门[路]都摸不到);其二、曹雪芹写这组诗要切合各个人物的身世、命运和个性,对比之下,博主以一己之身的单线身份得以走捷径切入,少了为各种人物定单下菜这一环节。或者换一种说法,和韵只要揣摸透原韵已设人物的身世体感,然后忠实地依式措词,便能切合原韵中的人物感受,省掉了重新设置人物情感这一环节。限于篇幅,仅以挂一漏万的分析,把博主的诗与红楼中两个才藻拔尖人物林、薛的诗作一番比较。先拿《忆菊》(诗眼在“忆”)为例,博主《忆菊》颔联(幽境空坛霜落迹,寒亭深院雀声知)与结句(忆旧佳人魂骨瘦,三春过后守花期),在意境和韵味方面都超出薛宝钗(薛诗的 “瘦”字放错了地方,正确放法是“谁怜我为黄花瘦”,而“病”字坏了诗味,这一病还真不轻,全诗为之失魂落魄)……再与林黛玉的“菊梦”(之所以不拿林黛玉的《咏菊》为例,是因为其结句“一从陶令平章后,千古高风说到今”乃千古绝唱,纵李杜在世也难逾越)为例,博主《菊梦》的起句(一帘幽梦到华清,寒露盈香灯火明)和结句(孤枕更深琼境远,空留回味忆缘情)都好于林诗。总之,细读博主这组和韵(不仅韵同字,八句末字都相同)令在下汗流挟背,认识到这才称得上作诗,我等连打油都渗了水的诗可以休矣!

 

 

 

 

 

 

 

 

 

 

 

 

 

 

  评论这张
 
阅读(3312)| 评论(97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